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文章 >

#嘴炮技巧#“巧言胜过一切毒舌”

由得林洛斯    发布时间:2016-05-19    原文地址


 前几天我对我个人微博上的互动栏目做了一个有趣的对比。

 连续几天我分别做了两份不同的答案的征求,有部分提问者对于在现实生活中面对一些令她烦恼或者受到侵犯的言语感到困扰,我在微博上征求大家的意见,看看面对这样的情况应该说什么话才能保护自己并且从这种困境中摆脱出来。还有一次提问我是想让大家对自己生活中印象深刻的,别人帮助自己摆脱困境化解尴尬,或者是让自己如沐春风的一些举例。后者的发言活跃度远远低于前者的,这就说明我们更加热衷研究怎么对付生活中令我们难堪,困扰,愤怒的言语,而对那些对我们温暖,贴心的言语却不太有深刻的印象?

 前几天我看到有人在网上收费,专门帮助研究怎么“毒舌”对付他人。当然某种东西存在有它的合理性,但是“毒舌”就相当于某种言语暴力,用暴力对抗暴力,也相当于把自己置身于某种危险之下。如果你没有压倒性的优势,我不提倡一个人去付费学习怎么毒舌,因为你并不能确定在这项技能上是否能战胜对方。或者你也不能确定,毒舌的后果会不会引起相应的肢体冲突。开句玩笑的话,你付费学会了一句毒舌,万一别人有更加厉害的言语出来,你是不是要赶紧拿起手机付费求助下一句“毒舌”呢?


所以“毒舌”算是某种高级防御或者反击阶段,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些时候并不需要建立这么高的防御机制,很多令人不适的话语都是有两面性的,我们完全有主动性去引导它向更好的方面发展。就像我在早期教育的书里提到的,我们期望一株植物开出美丽的花,有些时候关心它周围土壤,阳光,水分的意义远远大于花朵本身。

为什么同样的话,有些人说出来不会让人不适,有些人说出来就让人特别有攻击性?

很多时候话语里字句的意思并不重要,而是说话的人前因后果铺垫的原因。

比如之前我举过一个反复被同事问什么时候生孩子问得烦不胜烦的姑娘,她后来给我的反馈是这样的”我们的领导是男的。我性格比较管好自家门口就行了的那种,所以对人家婆婆妈妈的事比较不在意,其实平时她也一直会问我各种家庭事,我都敷衍应付了,关于生孩子这个问题,实在问太多太烦了,而且在领导面前问让我觉得事情比较严重所以向您讨教。”

所以说一个反复会打听别人隐私的人,渐渐会在对方心里播下非常不爽的种子,之后她还当着领导这样问,不管她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就很容易会被对方认定是别有用心。就像另外一位读者留言的话:“我觉得这个人挺傻的,现在二胎政策放开了,那些已婚未育和已婚已育一胎的人其实是在同一水平线上的,都是领导眼里的一棵刺,都有可能要休产假。那些已婚未育的人甚至可以用丁克来做借口。已婚已育一胎的人更应该避免在领导面前提起生小孩的事才对,免得领导某天突然觉得亏了,反而给她增加工作量。”如果遇见了嘴炮技能比较厉害的同事反将一军,那这位喋喋不休问别人话的女同事可能就要吃哑巴亏了。如果是这样一位令人讨厌的同事,那不管她有没有“别有用心”,别人用“产假”之类的话让她穿小鞋,是完全不需要有内疚感的哦——因为你毕竟是种下了之前的“冒犯”的种子,所以收获苦果是理所当然的吧。

所以就“嘴炮技能”而言,比“反击”“防御”更加重要的,就是学会怎么去为自己创造一个良好的交际环境。

因为马有失蹄,人有失言,不管我们多么注意自己的说话技巧,总有不经意会得罪人的时候,那平时我们积攒下的人品,就会在这种时候挽救我们人前人后的失误。

这就是我说的,有些人很容易得到别人的原谅,有些人则不容易得到别人的原谅。

举个私人咨询的例子来说【具体事例为了保护当事人我做了一些改动】,一对小夫妻结婚之后因为各方面的事情冲突不断,然后男方出了轨。就出轨这件事,当然是男方不对。然而进行咨询之后我帮女方分析发现,很多时候,女方吵架一着急会说出很多伤害对方的话。有些话就我这个外人听来都是杀伤性特别大的。我后来问她,你回忆一下,你丈夫在吵架的时候,有没有说出一句让你特别难以忍受,之后一想起来就如万箭穿心的话。

这位年轻的妻子回想了之后说,没有哎。

丈夫一吵架就愤怒的指责妻子给自己压力太大,不体谅自己,但是他并没有说过让妻子日后想起来特别受伤害的话。

其实这位妻子对家庭贡献颇大,无论是金钱还是时间方面,她都是一个非常尽心的妻子,“我就是一生气就忍不住要说伤人的话。”

“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太难听了”“别听她说话难听,但是她这个人不坏”,这是我们中国人经常评价一个人的话。

我们现在换掉这个转折关系,改用并列关系“她这个人说话太难听了,其他的还行。”注意到没有,感觉完全就不一样了,而且还是一个并列关系,如果我们再用一个承接的关系代替这句话“她这个人说话太难听伤人太深,接着其他方面就得尽心尽力。”

感觉到区别没有?

言语力量经常会被我们忽视,好像一个人说话不管怎么难听,只要她心底不错,就可以忽视这些缺点。但是当一个人说出那些可怕的伤人的语言的那一刻,你敢说她内心没有这些阴暗的想法吗?说出可怕的语言的那一刻,你敢说说话的人是口不对心的吗?

日本里有“言灵”的说法,我非常欣赏这个想象力。言语的确是有它特殊的能力,当你轻声呼唤一个孩子“宝贝”的时候,他的眼神就会变得清澈温和起来,你的内心也会变得柔软;当你骂一个人是“畜生”的时候,对方就变成张牙舞爪的怪兽,你自己也会变成一个怒发冲冠的修罗。

所以我才会试着做一个“你印象中最能帮助你的话语”的征求,我们来看看网游们的留言是怎样的吧  【在这里谢谢他们的留言】

 

淘米虫虫888:家里爱孩子的老人和儿子都希望我生二胎,老公怕经济负担过重影响孩子教育质量决定不生,我自己则很矛盾,又想又怕。屡次被催问就让我很无奈、烦。然后有天儿子说:妈妈你给我生个弟弟妹妹吧,我会照顾他带他玩的,这样就不用老是拉你陪我了,你就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了。顿时心里五味陈杂。

 

L---Lawliet:在没有班级,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列队走的时候,牵着我的手说,咱们一起走呗,虽然很快她又回自己班级列队里,但是很感激,以后寝室闹矛盾,发现对她没办法说重话,只能劝她以后早点睡,别让人再说她。相处了只有几天她就转走了,但现在想到这种事,还是她。

 

言又习:平时完全没关注会有那么一句话,更多时候是日积月累,或者别人的长相,感觉,让我很有好感……就凑过去了……

 

看到没有,提到平时别人“令人讨厌”的话,大家要说的都特别多,但是平时令自己舒服的话语,都是一些看起来很平常的言语,然而这样的人总是能在以后的交际中轻易获得豁免权。

在这里我想举一个琼瑶自传里的例子,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她提到的就是一个她和她现任的丈夫鑫涛 【当时还没有结婚】的例子,说因为和家里母亲的矛盾,她和鑫涛,还有她妹妹,妹妹男朋友开车出去兜风。当时大家心情都很不好,鑫涛就主动要求开车,琼瑶她本人心情很恶劣也就听之任之。那天下着大雨,结果出了车祸,琼瑶妹妹重伤急救。鑫涛整个人都呆住了,坐在门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话才比较合适?一边是自己的妹妹,一边是和自己有感情纠葛的人,如果说原谅他,那就等于说自己妹妹的命不重要,如果出言谴责他,那意味着他将永远陷入自责的深渊,不管结果如何,以后只要和这个人相处,对方就会想起自己“亏欠”你,关系不会可能再好了。

有位网友就这个例子给我微博留言说:“正确的方法是煽俩巴掌,负罪感才会减轻”【网友:一条原本的道路



很多人总是以为两个人关系中,如果自己是站于“被亏欠”的那一方一定可以取得优势,这就是为什么在吵架的时候,通常会指责对方占了自己便宜,自己为对方付出多少的原因。但是很多事实证明“亏欠”别人并不是一种很好的滋味,所以我绝对不建议别人用“你亏欠我”来维持关系,一段关系可以体面的结束,但是不要用“亏欠”来要挟对方,否则你将收获一段勉强,虚伪并且充满怨气的关系,就是我们当今经常提到的圣母。

琼瑶当时对鑫涛说的话,我非常佩服她的情商。

她对他说:“不要因为是你开的车就自责,也许换了一个人开车,结果也是一样,这种事情谁都有可能发生”。【原话大意】

鑫涛时候提起这件事,他就认为这真的是一个不一样的女人,为什么有人在那种情况下还能体会到别人的想法和感受?

但是这件事琼瑶本人却忘记了,她完全想不起来了,多年之后丈夫提起来才知道。

她说当时只是本能才这么说的。

琼瑶因为与和鑫涛的婚外情经常被人诟病小三【即使她后来和鑫涛已经有了合法的夫妻关系】,而且她小说里的台词,这几年也被人妖魔化得厉害,比如什么“你无情你无理取闹”这种话。但是她说话的技巧,我认为值得我们学习,如果指责她是小三,小三都能做到这样为人着想,那么各种贞洁烈妇为什么不能在和丈夫,男友或者朋友同事的相处中做到这一点?或者我们有些时候有这种误区“只要我品性高洁,那我说话直接一点无所谓”?

 她的感情经历不见得光荣,但是她说话的技巧我觉得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如果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对方亲戚生命垂危,自己恨不得以死谢罪的时候,对方说一句“不要太过于自责”,那一刻真的这辈子为这个人两肋插刀也不为过。并且情侣吵架中“你无情你无理取闹“这种指责,难道不比“你吃我的穿我的”“这房子是我的你滚”“车子也是我的”“你看看你赚多少”要高明许多吗?难道和自己亲密关系的人吵架不应该仅仅局限在感情问题吗?扯到经济问题上,问得人暴跳如雷的毒舌技能才显示你的高明吗?那日后对方劈腿,聊骚,或者是你无论做什么样物质上的付出对方都不会太感动,那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琼瑶的台词其实很多地方都写得很有技巧,比如她在《却上心头》有过一段面试的对话,我觉得很多刚出社会的小姑娘都可以学习。

情境是一个董事长面试他自己将来的秘书。应聘的妹子过五关斩六将,面试的时候也表示出了工作的热情和信心,这个时候,董事长不动声色的抛出了一个问题:“你家里条件怎么样?”

女主角一愣,大概的回答就是虽然自己很想得到这份工作,但是加里并不需要她负担。但是如果自己能在台北获得好工作,回馈价里,她也会很有成就感。

大家看看,这个回答就很有技巧,不卑不吭,一方便表示自己工作的热情和渴望,一方面也很好的显示了自己的自尊,不得罪人。

但是董事长进一步说:“我认识很多家境贫寒的女孩子,也许比你更需要这份工作。”

然后女主角脸色就变了:“哦,我以为你只是需要一个有能力的秘书,而不是开一个救济院。”

说完立刻就打算走了。

看这本书的时候我还是个小萝莉,还在读小学【我小学时候看的书很杂,名著言情武大传统戏曲都看】,我当时就觉得:哇,这个作者太装A啦!居然写自己的女主角这样和董事长说话!居然最后还得到了这样的工作!


但是现在长大了才发现,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时候就是要这么说话的,董事长那句“家境贫寒的女孩子比你更需要这份工作”暗含的意思本来就是以一个竞争条件之外的理由把女主淘汰了,女主没有脸色煞白接受这种羞辱,而是非常机灵的说“我认为你要的是一个有能力的秘书【我本来对你印象就是这么好的】,而不是开一个救济院【本身救济院也不带人身攻击,这种说法虽然是反击,但是给董事长其实是留了面子的】。”

所以后来这位女主得到了这份工作,当场被录取了,她有点意外的问董事长为什么录取她,董事长说:“因为你的反应,你的热情得到了这份工作。而且,我又不是开救济院!”(大意)【这个董事长的幽默和很好的化解了之前的尴尬,从此两个人之间不会留下“救济院”的心结,而且作为领导还肯定了这位未来下属的能力,这对于激励下属将来为自己更好服务是很有帮助的】

如果这个例子放到现在的论坛,肯定很多人会给出很多反唇相讥,并且掉头就走的主意,包括类似那位网友“给他两巴掌”,这种看起来很酷,很爽的方式并不会给自己争取到更多的面子,反而在人看起来,更看出你的年轻气盛有余,而圆滑通融不足。

类似这种对白其实琼瑶的小说里有很多,我觉得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看看老一辈的恋爱专家是怎么处理言语技巧上的问题的。我们学习一个人不见得什么都要学她的,但是好的地方要学,不好的地方就不需要过多关注。很多人说她的女主角只会谈恋爱不食人间烟火,但是有些情商高很可爱的女孩子,的确是可以谈一辈子恋爱的。

有超强的工作能力是优点,擅长谈恋爱也是优点,如果好的方面都去学学,不是视野会更开阔吗?


我再举一个例子,我认识有两个妹子,A和B。B和家里关系不太好,A妹子刚好家里有两套房子,一套自己住,一套空出来,她就把空出来的刚装修好的房子给B暂住,分文不收,B只是需要交纳一些水电费。后来A的妈妈有点不舒服,就故意找了个机会对B说:“我家刚装修好的房子就给你住了。”这句话就非常令B尴尬,A妹子当时在场,如果她不做声,那B妹子可能就想“这莫非就是A的想法,借由她妈妈的嘴巴说出来?”但是如果A当面驳斥她妈妈,又会不给自己母亲面子。

当时A的回话是:“这房子本来就是装修出来招待朋友的,都要住人的。”

这句话就化解了一场可有可无的矛盾。

这也是我之前说的,“施恩”不必挂在嘴边,不要提醒别人“亏欠”你,因为你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如果将来A不经意做出一些失礼的事情,那在B 那里,比起一般人,就更容易获得原谅。


很多人不明白,“我明明对他【她】那么好,为什么对方一点都不感恩,有没有良心?”

正常人都能体会到别人对自己的好,关键看这种好怎么表现出来。对你好,又要时刻提醒你“嗨,看着,我对你很好啊!”这种就是时刻等着要回报的心理,这种好其实是有目的性,这种话其实也有威胁性的,因为如果对方不回报,甚至不按照你要求的方式回报,那么他就要面对被谴责的可能,所以这种“施恩”者是在为自己创造一个非常不良的交际环境,他给花朵的阳光,土壤都不利于长出美丽的花朵,因此“好心当做驴肝肺”的时候,也不要过于愤怒。

我前不久参加一次会议,遇见到了一个在文学界非常有声望的老作家。老作家厌恶繁文缛节,尤其是大家拿着相机争着要和他合影的时候,他眼睛都是看着别处,拿着小说让他签名的时候,他也是看清楚小说的版本就签。

我当时就是拿了他的一本全新的小说打算让他签名,但实际上我对他的小说其实了解有限,所有作品没有完全拜读所有的作品。我是听了他的讲座觉得他在专业上见解真的是很棒,打算以后收集他的作品慢慢研读。现在大大就在眼前,不让他签名不是太可惜了吗?

这里要说一下,我听说这位老师以前出国就是特别不喜欢参加那种社交活动,曾经偷跑,让保镖找了个半死。他当时就是想找个地方好好写作,自己静一下而已。知道了他的这个脾气,又看见他被人围着签名已经一脸很不舒服的样子,我拿着新书终于轮到我了,就战战兢兢把书给他。

之前还有一个男人拿着自己的笔记本给这位老师签名,这位老师就直接拒绝了。

我把自己刚买的新书递上去的时候,他翻来翻去看了好几下,我当时内心很忐忑,就如此说:“我特别买了本收藏版,让您签名收藏用。”

旁边的领导认识我,问了一句让我特别心惊胆战的问题:“老师的书你最喜欢哪一本呀?”

我当时简直尴尬死了,万一说错了岂不是显得我很没见识?于是我说:“看老师的书的时候,年纪还小,领悟不多,今天听了老师的讲座,又有新的领悟,所以打算回去把老师的书全部都重新看一遍。”

然后这位老师就立刻给我的书签上了大名,并且调侃了我一句:“居然讲了一嘴台湾普通话。”【我不是台湾腔!TAT南方人讲话就是这样的啊!】

其实我当时讲的话隐含两个意思,一个就是老师的书我的确都看的,都喜欢的,而且是很早就看了的,并不是突然兴起来蹭签名的,二是老师的书都很喜欢,老师的书都很深奥,不是我等浅薄后辈可以随意评判的,给足了老前辈面子。

后来回去把这位老师的书都看过一遍,发现的确是超级棒!

这类尴尬的问题后来我还遇见过,就是因为都是同行,我认识了一个男作者。这位男作者本人非常谦逊有礼,而且在业内的成绩很好。他对我也非常友善,但是美中不足的是,他有一个非常烦人非常疯狂的女粉丝。当我和他在个人平台有偶尔的互动之后,这位疯狂的女粉丝就会来我这里留一些酸不溜秋的留言,大概就是说我不如这位男作者之类的。

我虽然很不爽,如果直接和他说,说他的粉丝神经病,就很容易误伤到他——一个疯狂崇拜自己的粉丝多多少少对于作者本人来说多多少少还是会有成就感的。而且这位女粉丝困扰我的方式也相当鸡贼,用抬高男作家的方式来贬低我,如果我处理不好,也许和这位男作者就产生间隙了。

后来我说了一句比较幽默的话:“看来男作者不能走男神风,不然很容易会招来这样的女读者,你妻子会不会因此也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呢?”

结果这位男作者非常高兴,笑着说:“男作者除了男神风还有别的的风可以走吗?”

这样我的不爽也化解了,也没有得罪他。

至于那位女粉丝,我当然是骂了一句煞笔直接拉黑了,有之前的交流做铺垫,相信这位男作者也不会认为我不给他面子。

这个时代发展得太快了,所以人和人之间的交往也是很快餐化的,有些时候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互相拉黑的方式都有。但是即便是这样,说话给自己多留点余地,多让对方好受一些,对自己都还是有好处的。

我们在学习怎么样“嘴炮”反击别人之前,为什么先不把自己交际的免疫系统优化呢?这样就算你和别人发生冲突,不明真相的群众对你的判断,通常都是由你平时的表现决定,而很少会用事件本身决定的。

比如我们经常会这样说:“啊,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人,这一次发生冲突,一定是对方太过分了吧。”

 


 下一期我们将特别对专题做“嘴炮”的调查和讨论哦。

相亲是一个短暂的接触过程,但是关系的却是我们终身大事,所以大家都会特别敏感,要求也会特别高,所以这次的讨论会是这方面的哦。

请大家注意看题:“相亲的时候有什么话让你瞬间对这个人好感度UP或者DOWN的”?

 

 

 

 

 


发布评论0条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最新收录more

关注排行榜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