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文章 >

等你有钱,就不必来找我了

老丑    发布时间:2016-04-06    原文地址

点击上方蓝字一键关注

回复「爱情」,送你一篇爱情故事




08年,还是09年的春节,我们一家去农村三姑家过年。听说我们一家子回来,从初二到初五,远近亲戚就都来拜年,每天不断。

大过年的,大家伙儿本该乐乐呵呵,可偏偏初四那天,有人却当场哭了。

刚想进屋偷听,但那人刚哭完,就穿上大衣走了,也没坐多久。

送客回来,我把三姑拉到过来,问刚才的情况。

三姑淡淡地说:“你表姐,刚进城没多久,就跑回来了?”

我很诧异,问她是哪个表姐。

三姑看了看我,又瞅了瞅我妈,跟她核对了一下:“那年他好像才七八岁是吧,不一定能记得了。”

“咋不记得?!那会儿他都上四五年级了。”我妈当场反对,接着又提示起我:“你这个表姐啊,就是你二大爷家的老二。那年不来咱家,让你爷帮着主事儿吗?也是大过年来的。”

“是等她老公好几年,开始以为他跑了,后来又找到了那个吗?”听老妈一说,我回忆起来。

“嗯哪,后来那男的有钱了,就把你表姐接进了城。刚才你二大爷来,说你表姐又自己跑回来了。”三姑接下话茬,又讲起了表姐的故事。

听我妈说,我三岁半就进了城,所以我对老家的事并不清楚。我对老家人和事的印象,也只是寒暑假回来时,积攒的一些片段。

我这个表姐,比我大6岁,家里面姐妹三个,她排行老二。每年过年,她都会跟二大爷一起,来我家拜年。

在我回忆里,她说过的话,恐怕不会超过十句。虽然只比我大6岁,可做饭的时候,她都跟着姑姑们一起,围着锅台一起忙活。吃饭的时候,家里的板凳不够,她就躲在厨房,跟几个姐妹一起吃。临走了,大人们要发压岁包给小孩,别的兄弟姐妹都争着要,唯独表姐,推扯半天才肯接受。

五年级的那年寒假,表姐独自一人,初一一早就来到爷爷家,说是让爷爷主持公道。开始爷爷不同意,后来表姐说着说着就哭了,爷爷也就同她一起去了,连新年的头顿饺子都没吃。

当时的我,自然不了解真相,后来知道了,也都是听姑姑们闲聊得来的。

原来表姐十四岁那年,就喜欢上了同村的一个小伙儿。

二大爷一家,都是庄稼人,供三个孩子念书实在不易。偶然间听说女儿早恋,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晚就把她骂哭了,并且警告她,她再瞎搞,家里就不供她念书了。

不知是爱的力量强大,还是那个年龄段的女生叛逆,或者说表姐本性倔强,被二大爷责骂以后,她没有听劝,反而愈演愈烈,主动示好,主动表白。

一怒之下,二大爷真不让她念书了。可因为同村,即便不上学,两个人也可以背地里来往。

听说女生主动追求自己,男生也按捺不住,一来二去,他也渐渐喜欢上了表姐。

表姐十六岁那年,男生十八,高中还没念完,就被送去当兵。

临行前,表姐为表忠诚,还背着家里人,偷偷跟那男生开了间房,在县城的某家小旅馆。

做完一切该做的事情,男生准备离开,奔赴远方,表姐留在这头,独守空房。

可万万没想到,男生刚走不到俩月,就被电报召回家。电报里说,家里母亲得了重病。

刚到家门,正好大年初一,还没进屋,男生就被扇了一耳光,刚要动怒,抬眼一看却是诈病的妈妈。

“你不病了吗?”

“小兔崽子,我……我就是被你气病的!”

“我,我咋气你了?”

男生边说边捂脸,等气冲冲地迈步进屋,才发现客厅里坐满了人,这其中就有爷爷。逐个数过去,他在角落里也发现了表姐,她低着头,一声不语。

看他进屋,二大爷腾地站起来,正想再给男生一嘴巴,表姐抢先挡在男生前面。

“你起开!是他,是他让你出丑,你还替他说话?!”二大爷边说边想拉开她。

“早跟你说了,是我乐意的,跟他没一点关系。”表姐一动不动,紧紧地护着男生。

听了父女俩的对话,他立马反应过来,知道表姐有了身孕。也不知是年轻气盛,还是年少早成,他当场搂住表姐,说立马就可以娶她,整个屋子,寂静一片。

老实说,这也是我们这边的想法。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迎娶表姐顺理成章,只是男方家里人,多少有些抵赖的意思,说娶不娶还要看孩子的意思。谁承想,最后孩子自己竟然同意了,家长也就没了借口。

话已至此,男方家里选了吉日,给表姐操办个婚礼,说等到了岁数,再让两个孩子领证;还说让表姐先跟他们一起住,等以后有钱了,再给两个人盖房子。

本以为结婚以后,便是永久的甜蜜。可谁知道,婚礼没多久,婆婆就开始嫌弃表姐,到处跟人说,儿媳妇这个不干那个不做,背地里讲究表姐,说她配不上自己的儿子。

过门时候,表姐已有4个月的身孕,大冬天不敢碰凉水,也不可能卖力气,可惜没人同情。不敢反抗,怕变本加厉,也不敢回娘家,怕人笑话,她只好躲在被窝里哭。

男生实在看不过去,也不敢顶撞自己的亲妈,一气之下就偷家里一笔钱,南下经商去了。临走前,他跟表姐保证,自己不会变心,等落脚了就让表姐跟过去。

宝宝出生前几天,男生拎包回来了,塞给她一笔钱。等宝宝满月,他又离家闯荡去了。

之后四年多,他就再也没回来过,除了每月给表姐寄钱外,电话也越来越少了。

而这几年,表姐依旧和公婆住在一起,既要耕地种田,又要服侍老人,一个人带孩子。

家里人实在心疼,就劝表姐离婚,表姐不同意,说再等等,等男人安顿好了,就能接他。实在没辙,二大爷就给男生打电话,要挟他说,他再不回来就让女儿改嫁。

没想到这一吓,男生还真的回来了,不早不晚,就在孩子五岁生日那天。

五年过去,男生可真变了样,开着轿车,戴着墨镜,西装革履的。他一推门,给孩子吓一跳,跑回屋躲在妈妈身后。

等他进屋,摘掉墨镜,表姐瞬间就呆住了。

他靠过去,她推开他;他要抱孩子,她把孩子搂在怀里;之后他冲上去,使劲儿搂住她,像当年答应娶她的时候一样,表姐没有挣脱,趴在他的肩膀上,哭出了声。

他说,这次要把表姐接到城里,跟她们母子一起生活。

表姐没有拒绝。五年来,虽然她心生怨念,可他一回来,她还是心软了。

到了城里,听说表姐成了全职太太,每天呆在家里,除了洗衣做饭什么都不干。

原以为这样的日子算是幸福,她从此可以不再奔波,但后面的事情,却是荒唐的离谱。

刚一进城,表姐怎么打扮,他都看不顺眼。带她去买衣服,换了一身名牌,回到家他又嫌她皮肤不好,没城里的女人白。表姐心里委屈,摔门而出,他转身就冲孩子来一句:“你看你妈,真没文化!”

渐渐地,表姐学会了化妆、打扮,可每次叫他来看,他都不理不睬,烦了就跟孩子讲:“你看你妈,整天啥也不干,倒是越来越臭美了。”

不打扮吧,他嫌表姐给自己丢脸,打扮吧,他又担心她会变坏。他让她在家里呆着,却越来越鄙视她,整天无所事事。言语间,他用自己的方式,宣泄着各种看不惯。

令她失望的,远不止这些。没过一个月,男人就提出来分居,说是忙工作,怕耽误表姐休息。紧接着,男人又经常借口在外谈生意,一个礼拜不回一次家。

无意间和邻居聊天,她才清楚,此类行为是他“外面有人”的节奏。于是她溜进男人的房间,在书桌里的旧相机里,翻出了各种物证。

没钱的时候,一个人带着孩子,就算受婆婆的气,受众人的指点,四五年也能熬过来,可富裕了,在一起不到俩月,她就支撑不住,跑回了家里。

将信任交给有钱的男人,结果总归是失望的。

甚至一踏入家门,她就应该收回脚步了。只是如今种种,彻底断了她的回头路。

都说男人有钱就会变坏,钱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内心深处的欲望和贪婪,才是男人难以逾越的屏障。

相濡以沫的,是夫妻;相忘于江湖的,也是夫妻。这点我懂。

我只是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有了钱变了心的男人,非要回去接她,刺她最后一下。

如此倔强的表姐,一定是不需要任何怜悯的。

但此刻,我却很想要到她的电话号码,请她出来坐坐,一起吃顿饺子,像往常过年那样。

“等你有钱,就不必来找我了。”如果可以,我还想当时,替表姐说出这句原本该说的话。



相濡以沫的,是夫妻,相忘于江湖的,也是夫妻




老丑@老丑

作家,摄影师,流浪诗人;著有《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每个人的爱情都有问题》等。一个爱讲故事爱写诗的戏子,弹过吉他卖过唱的旅人。作者微信: 老丑  ( ID: weixinlaochou )

转载务必获得授权,完整备注以上作者简介,并把下方二维码一起附上。


发布评论0条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最新收录more

关注排行榜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