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文章 >

退伍

懂懂日记    发布时间:2017-04-06

来了个兵哥哥,老家是甘肃天水的,曾经是伞兵,已退伍。

受过伤,走路微跛。

姓孙。

想过来工作。

自我介绍了一番,优点就是忠诚、勇敢、勤奋,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

我打断了他。

咱这里又不是保密局,您来这里那真是大材小用了,您想过来帮我开车?这个不合适,我本身就喜欢开车,我还想给别人当司机呢!

一起吃饭。

我问,你为什么不回地方工作?按照你这条件,应该会给你安排工作的,对不?

他说,是的,但是没出息。

我问,什么是有出息?

他说,创业。

我说,我跟你的想法恰好相反,若是能给我个公务员当当,我宁愿放弃现有的一切。

他说,罗振宇跟你的观点恰好相反,他认为不应该考公务员。

我说,兄弟,听我的,回老家吧,公务员比你创业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我跟你说个事,当兵的回来不都带着退伍金吗?这些钱若是第一时间拿去买车了买房了至少还能剩下点啥,若是折腾创业了,最终都赔光了。

他说,我有分辨力。

我说,上次在石家庄搞了一次微商发布会,代理费10万元,其中一个兵哥哥带来了三个战友,都是刚退伍的,四个人每人刷了10万元,现场都能感觉到他们的眼睛里都在放光,仿佛花10万元买了一座金山。

兵哥哥在兵营里很少拿钱,突然有了这么多钱,其实是驾驭不了的,搞着搞着就挥霍了,这个微商的操盘手是个女的,她前几天还给我写过一封邮件,意思是我低估了她,以为现在的她才做得很大,其实她一直都很大。

我回了邮件,问她如何评价我?

她说,只是感叹你没有商业头脑,那么好的机会,你没抓住。

我心想,不是我不喜欢钱,而是我觉得忽悠一群人去刷卡,我会有愧疚感,他们可能是刚毕业的学生,可能是刚生娃的妈妈,可能是刚退伍的兵哥哥,这是我自绝后路……

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可以随时拍拍屁股走人。

我不行,我要天天出摊。

去年,我也带过一个兵哥哥,叫木木,也是刚退伍,他当了N年兵,退伍费还不少,他干了啥?没买房,而是花30万开了一家奶茶店,是加盟的,生意谈不上很好,他自己也反思了,感觉有些冲动了。

伞兵孙想在这里玩几天,我坚决让他回去,因为在这里时间越长,他越有期待,总觉得可能有什么好项目之类的,他反复提到,愿意花钱买我的时间。

我心想,就你这个心态,你口袋里的那几毛钱根本不够骗的。

我让炮神送他走了,别在这里继续待着了,没用。

走了一天后。

我看他朋友圈,去了济南,考察项目去了?我管不了,由他去吧,这两年我深刻领悟到了一点,被骗才能觉悟,才能成长,所以不要去干涉,而是由他去吧。

若是做个司机,他肯定是很合格的,很忠诚。

但是,我的确不需要。

另外,我不喜欢别人对我忠诚,你想想,他是一个独立的人,一个跟我们一样的生命体,凭什么让他牺牲自己的时间来伺候咱?凭什么让他收敛自己的个性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机器般的司机?

这不合适,咱内心愧疚,也没有资格感。

我也不喜欢别人对我太好,对我太好不符合人际常态,你可以心中有我,我也可以心中有你,但是不能细化到生活中去,把朋友演绎成了保姆角色。

不远不近才是交往的常态。

SUSU评价炮神,说炮神这个绰号名不符实,就是他身上缺少了那种对女人的征服欲……

这一点,我也认同,我觉得炮神属于柔弱系列的,能量场比较弱,很难吸引到女孩子,过去可能的确用一些炮术睡过百十个,但是说吸引到多少,我觉得很难。

他缺少对女性的嗜好。

嗜好就是痴迷,那什么又是痴迷呢?

例如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是什么?

曼岛TT,我们平时说的一切冒险运动相对曼岛TT而言,都是过家家而已。

关于曼岛TT选手,有很多纪录片,他们真的是在玩命,不是为钱,不是为名,只是信仰,就是痴迷,有个车手,他从6岁就开始喜欢引擎,最初是喜欢除草机的引擎,后来喜欢大卡车,喜欢机车,他觉得只要跟这些机械在一起就莫名地满足,连女朋友也不想交,就是痴迷……

这些人,血管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汽油!

他们去参加比赛前,会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会写好告别信,因为很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死了300多人了,每年都有遇难者。有兴趣可以看部纪录片《曼岛TT触摸极限》,当时拍摄这部纪录片时,就有一位车友去世了,纪录片的主人公一次次冲击冠军,最后一场也摔了,好在没死,骨折躺在医院,他的目标就是早日出院,早日重回战场!

这才是痴迷!

SUSU走了,炮神貌似有些心不在焉,他最近在学球,目标是每天多赢我一分,例如上周他能打到6分了,6比21输了,他认为用不了多久就能打败我。

昨天,我打了他2分。

他很失落,问,这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不痴迷而已,每天没有我练的多,没有我打的多,咋可能战败我呢?不仅仅打了他2分,我还把腚疼打了3分,当然可以理解为SUSU走了,他们俩魂不守舍了,精神支柱没了。

晚上,我们在办公室讨论起了羽毛球。

我说,炮神,若是反过来角色,我是你,你是我,我就一定要在2个月内打败你。

他说,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说,但是你没有表现出相应的姿态,我们一起学球的人这么多,只有青龙他说要打败我,我就认了,因为他是真正的痴迷者,每天早上跑步都要带着羽毛球拍,一边跑一边挥,上班也随身携带拍子,他不仅仅能打过我,我们里面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因为他有这个姿态与霸气,这才是创业者的霸气,就是进入这个领域,就是王者归来,君临天下。

炮神就是缺了这股霸道……

有没有人,真的对女性有着绝对的痴迷?有呀,三哥就是,每次来了,什么事不想,先想这个事,微信摇的也行,夜总会的也中,反正找来就行,花钱无所谓,只要他来,一晚花个三五千就是常态,好在,都是他自己掏腰包。

若是司机随从,司机负责搞定。

若是他自己来,他就让笑笑帮着搞定。

清醒的时候要找,喝醉的时候要找,反正就是要,若是他喜欢一个姑娘,姑娘中途离场了呢?理由就是他动作太大了,他就发脾气,问自己的司机:为什么没给我找回来?

然后就开始训话了,你知道什么是执行力吗?执行力就是我给你要求,你就给我结果,我不问过程,听明白了吗?

司机点头,把领班跟抓小鸡似的抓过来了。

司机是特种兵出身,还是练散打的,是我见过最忠诚的司机,真是三哥骂什么都听着,永远不反驳,挨骂是次要的,关键是经常挨打,是真打。

后来我想了想,应该给三哥起个绰号叫炮神。

这个司机跟我们关系也很好,他谁都不服,但是就服三哥,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关键是我总是有所担心,万一三哥把司机打急眼了,把三哥暴打一顿咋办?

三哥笑笑,他不敢,我是他哥。

那个被三哥摸走了的姑娘,后来被领班给撵回来了,据说是姑娘刚上班不久,还不是很懂规矩,啥?你新来的,那必须把你带走。

哥,我们都是陪着唱歌的,不出台。

我让你出,你必须出。

如今呢?

三哥来找我,来三天,其中有两天半是消失的,去哪了?这个姑娘成了小情人了,三哥住小情人家。

三哥长的矮,也就是1米65,关键是瘦,可能不到100斤,一脸胡子,给人感觉仿佛得了干瘦病,我就纳闷了,你咋能泡上妹妹呢?

其中有次一起吃饭,他带了一个妹妹,是我们本地的,还是幼教,最关键的是我还认识,不是说认识,是面熟,可尴尬了……

三哥是对女人真痴迷,我再没见过比他还痴迷的,而且不挑,其中有个更牛B的,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就是他喝多了,让司机帮着找,司机微信摇来的,结果呢?男扮女装的,他喝多了,貌似也没觉察出有什么异常。

类似的闹剧,太多了,写一天都写不完。

因为三哥,我写过一篇文章,就是莫以男人是否好色为评判人好人坏的标准,其实三哥人挺好的,豁达,开朗,笑的很甜,你开什么玩笑他都呵呵一笑,我总能从他的笑容上判断出,他是一个童年很幸福的人。

可以把他理解为内分泌失调,旺盛。

司机跟着他学活,不知道学会了啥?

类似的司机,我还认识一个,给本地一个食品厂老板开车的,一辆A8,平时老板自己开,一些很正式的场合才是他给开,他更像老板的助理。

这个司机也是个兵哥哥,但是年龄比较大了,应该在45岁左右了。

他们相互都很尊重。

老板很优雅,司机也很优雅,司机平时还喜欢写写书法啥的,最初几年,司机也是跟三哥的司机似的,贴身小跟班,跟的年岁久了,老板就让司机去做事去了,老板开了一家包装厂,让司机过去当厂长去了。

那么,跟着好老大,是不是一定有出息呢?

并非如此,跟这个司机一起进厂的还有一个司机,最初也给领导开过车,后来就在办公室开车,谁用拉谁,如今呢?依然是这个角色,那哥们驾驶技术更好,当兵时就是汽车连的,而且还当过几年士官,开车一流,只是略浮躁,喜欢调戏调戏小姑娘,也不是真调戏,例如办公室的大姐出去办事,他就敢揽着大姐的肩膀……

我对他们的内部结构咋这么熟悉?

我们有过业务往来,从上到下,都熟悉。

2013年,我写过一篇文章,关于缉毒警,里面提到了一点,就是缉毒警也是吸毒、贩毒的高发群体,这东西有个特点,就如魔戒一般,你接触不到无所谓,只要你日常能接触到,无论你是代表正还是邪,或多或少都会被拉下水,就如同房管局的工作人员很容易跟炒房团成为朋友是一个道理。

昨天,跟SUSU聊天,我说你嫁给腚疼或炮神的概率是非常大的,她很好奇,为什么呢?

我说,人在什么环境下,就会在什么环境下寻找异性朋友,因为你在这里工作,周围同事就这么多,多数都是已婚的,未婚的就他们几个,你自然会从中寻找,这不是由你决定的,而是由氛围决定的,这要看谁更有姿态。

假如有人就坚定地认为你是他的女人,他有这个姿态,早晚都会把你娶回家,男人追女人其实是蛮简单的,有姿态,这辈子,我就等你。

啥?不信!

我再来举个例子,我们运动完了以后,经常去按摩放松,一来二去,店里的姑娘们都熟悉了,几乎每个人都能叫上我的名字,我若是很长时间不去,她们就会念叨,咋不来了呢?我若是点了谁,这都会引发吃醋大战的,我不是开玩笑,是真事,可以问问我身边的这群小伙伴。

这群姑娘里,也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也有素质高的,也有长的好看的,一来二去,自然不自然的就把焦点放在她们身上了。

我也有选择,有喜好。

而且,真的时间久了就有感情了,会莫名地心疼,你这么优秀咋能干这个呢?不是说这个职业不阳光,也的确是高收入,但是容易被人误解。

从那里出来,我又觉得可笑,她们只是一群按摩师,我咋能对她们动心呢?

可是,好久不见,又想。

一般每周去两次。

昨天,我去跟她们告别了,我说以后不来了,因为我们要去外地了,另外消费也太贵了,消费不起了,其中一个妹子说,那我们每个人请你一次还不行吗?

我说,与钱无关,就是不想来了。

你的焦点在哪里,你的选择就在哪里。

其实,我一直都在酝酿一篇文章,就是关于青楼情感到底值不值得珍惜的,人在这些地方待久了,真的会产生感情,不是说里面没有好姑娘,真有好姑娘。

例如,她们没有名字,只有号码,不允许使用微信,只要发现私留联系方式给客人直接开除,但是还是有人忍不住想我,会偷偷地加上我微信……

就如同当年那些知青,很多就找了农村媳妇,你焦点在这里,日久自然生情了,所以对于一个女青年而言,为了找对象也要去机关单位上班。

我二姐也是很典型的例子,毕业分配到了初中部,被临时借调到了高中部,那时追我姐的都是高中部的,最终也选了一个优秀教师做了我姐夫。

若是在初中部呢?

那只能选个初中老师做老公。

初中老师与高中老师差别这么大?

在我们这里,这就是两个阶层!

春节,偶尔会在路上遇到兵哥哥,我们这边兵哥哥回家探亲穿军装是很体面的事,应该说在北方普遍如此,包括伞兵孙,我问他怎么当的兵,他说是自己报名当的,因为家里太穷了,自己考上高中以后感觉特别寒碜,就想去当兵,只是为了有衣服穿,这个说法在今天是不是听起来很不可思议?

这都是真事!

所以,他说忠诚之类的,我都信,因为他从小没被惯过毛病。

我们这边的兵哥哥,素质相对比较高,例如见义勇为之类的,都不是稀罕事,而且人一旦穿上军装,内心都是神圣的,同学聚会时,我们班也有穿军装回来的,我们都高看他一眼,因为他的职业是神圣的。

从人性角度而言,我又觉得军装束缚了他们,要让他们时刻按照一个军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例如开着军车时要学会礼让,而不是耀武扬威,例如平时不能说脏话。

我在自驾边境线时,遇到过检查站,一个小兵过来盘查,旁边几个小兵就坐在排椅上吹牛,其中一个满口脏话,全是日、草之类的。

而且坐也没坐相,把鞋子脱了盘腿在椅子上,我在想,假如我拍个小视频,可能他们几个就被开除了。

但是反过来一想,他们不过是20岁不到的孩子。

是基本的人性。

我问过我同学一个问题,就是你打不打小兵?

他说,咋可能不打呢?

有次,有两个哨兵在那里拿着棍子对打着玩,恰好被领导看到了,领导就告诉他了,他把两个人叫过来,什么都没说,一脚就踹出去了几米远。

这里,不允许你童心未泯。

那次检查站,给我印象很差,我在想,哪像是一个军人呀?又是X你妈,又是X你姐的。

我想起了十年前我的一个读者,他是甘肃的,在戈壁滩上开洗头房,主要是针对矿区人员,还有一些特别群体……

他当时就跟我说过一句话,其实小姐就是咱普通人,可以理解为咱自己的姐姐,自己的妹妹,跟他们相处很融洽,也许比跟社会上的人更好接触。

当时,我觉得这话太难听,咋能这么比喻呢?

今天,我就很理解,觉得他说的是真心话。

有没有兵哥哥去?

常客,特别是刚发了工资后,其中还有个结婚的,就是跟其中一个小姐结婚的,处男其实是很容易冲动的。

当然,不一定不幸福。

听了太多的负面信息以后,有时我就产生了恍惚感,你们这些兵哥哥能不能保卫我们?会不会关键时刻掉链子?

前些年,我们这里有个兵哥哥救人牺牲了,真是万人送别,看到那场面我就在想,这些人真的伟大,为了我们,牺牲了自己,是油然而生的敬意。

当时电视台采访,父亲说,为他骄傲。母亲说,后悔送他去当兵了。

母亲的话,被掐去了。

对于国家而言,他只是一个兵,对于母亲而言,他就是自己的全部。

抚恤金接近200万,有部队上的,有地方上的,他妹妹跟我们是校友,也是曲师毕业的,聚会时聊起过,聊着聊着,眼泪都哗哗的。

呜咽着:我想我哥!

后来,我写过一篇文章,不是很和谐的,关于名誉与绑架,就是妹妹跟我谈起了嫂子要不要改嫁的事。

她不能改,为什么?

你是英雄的妻子!

有时,我看看这些纪录片,总有莫名的冲动,想抱起钢枪去跟敌人拼命,我们高考时,首选就是军校,但是我没过军校分数线,次选就是医学与教育,我选了教育,一想起医学,我就想起杀猪的屠夫,整天跟心脏肺打交道……

我有个同学,是维和部队的,貌似维和部队里山东兵特别多?山东兵有个最大的特点,身体素质好,还有就是听话。

他回来后,我们为他接风,咱骄傲呀。

就问他有没有实战过?

肯定实战过,不过没有想象的那么英勇罢了,他们把一个匪徒堵在屋子里,按照电影上演的,应该有人一脚把门踹开,然后大家陆续冲进去。

实际上不是。

而是找了个大锤,从侧面把锁砸坏,然后撬开了一点缝,往里扔催泪弹,这玩意以前模拟时玩过,关键时刻也不知道咋用了,还有专门的教导员教了一下。

扔了几个,然后拿枪扫门。

过上很久,再开门,再挨着进去,大家都吓的要命,结果发现匪徒早被打成筛子了,自己也不知道放了多少枪,反正一梭子子弹就这么突突上了。

这些,我听着觉得很真实,也很理解,毕竟我们是和平年代,即便是兵哥哥也很少真刀真枪地干,平时训练是一回事,真的让你抱着枪去杀人了,是另外一回事。

他们一群人在那里欢呼,仿佛是申奥成功的那个画面。

我问,后来做过噩梦吗?

他说,当时一点都不怕,感觉打了胜仗特别开心,但是后来总是会想起那个画面,而且会联想很多,这个人有没有父母?有没有老婆孩子?有没有兄弟姐妹?会想起他那被打成筛子的样子。

我问,有接受心理咨询的吗?

他说,有!

我说,我见过特警救人质,有人劫持了自己的媳妇,特警从后面把刀给夺走了。

他说,这些我也能做,而且也不会怕,因为对方只是普通老百姓,跟专业训练的没法对抗,我说的那种情况是对方手里有武器,而且也许跟你一样,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甚至可能是雇佣兵,你是棋逢对手了,心里很没底,这是两个概念。

我总对这些人有着莫名的崇拜感。

你们是英雄。

昨天我去按脚,我问妹妹们,清明你们干嘛去了?

说是店里组织去烈士陵园扫墓去了。

真好!

老百姓作为吃瓜群众,有些时候是要少发表一些看法的,例如纪录片里有个镜头,一个小孩想免费坐公交车,公交车司机不让,他就趴在了公交车底,拿着打火机,嚷着要500块钱,否则就点了。

警察来了,先是劝说,后是使用了辣椒水。

孩子疼得滚来滚去。

就有人录像给发到网上去了,大家对警察一片指责声,你们咋能对一个孩子使用辣椒水呢?

我很喜欢看这类的纪录片,我还看过一个围剿的,围攻一座居民楼,每从楼梯上下来一个人,不管你是好的还是坏的,先是大声地问话、训斥,然后是要求趴下,你拒绝?会把你摁倒的。

咋这么粗鲁?

当你无法判断对方是敌是友时,你必须要先假设对方是敌!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会跑到我这里来找工作呢?有老师说,是因为谁在那里,你就写谁,会给别人错觉。

的确,有人能在这里有所收获,但是那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与我关系不大。梁子在这里待了几个月,回去开烘焙店去了,这是他自己努力的,与我没有多大关系。笑笑在这里待了满一年,开了一辆奔驰G回去了,这也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与我无关,因为同期在这里的还有腚疼与炮神,腚疼一屁股债,炮神还在迷茫中,所以腚疼与炮神继续留在我这里,腚疼在我这里上班,炮神在这边发呆。

我跟腚疼说,你就安心上班吧,别想这想那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业属性,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意识到自己不能很重要,的确娶SUSU需要房子,需要车子,但是更需要一颗心,不是说没有赚到钱的人就是LOSER,只要你觉得满足,你就是成功者。

现在,腚疼也很少去打球了,只剩炮神一个人跟着我了,我给他发工资,他也不要,他属于内心很柔软类型的,但是正是如此,他缺少了男性的霸气,不够狠,但是太狠了的人虽然有创业心,但是我又害怕。

昨天,我又忽悠他了。

要不?你去骑行吧,每天风雨无阻,一辆自行车,一条狗,每天一次马拉松,狗出名了,你出名了,靠什么赚钱呢?

你每天骑的车子都是二手的,都是不同款的,是你在市场上淘来的,你自己调整过的,你骑过今天就卖了。

你要相信我对市场的判断,二手自行车这个领域,未来一定会出现大型的平台的,不信?你可以看看每天有多少人在搜索这个数据。

最初,你可能骑的都是几百元的,几千元的,未来你骑的全是海淘过来的,知名品牌,例如你是1万8买回来的,就卖2万1,只要喜欢就不在意这3000元,你有没有想过,倘若你有几千个粉丝,每天卖一辆车子是很容易的,理想状态下,一年也有100多万的利润,你不要怀疑,大家之所以怀疑是在想,有这么多人需要自行车吗?

有,真有,而且你身份与众不同,你是网红,懂吗?!

你为什么是网红?

因为,你风雨无阻!

车,我可以送给你,狗,我可以借给你,就看你能不能坚持下来,对于市场前景,我有绝对的把握,日复一日是最有杀伤力的,因为大家有意无意地就把你当偶像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为什么你问了10个人,10个人都反对?

因为,他们都属于坚持不下来的人,也从来没出过头,你为什么不问我呢?

第一、我能坚持下来。

第二、你觉得我卖辆车子很难吗?

你准备创业,就问创业者,你准备上班,就问上班者,但是人们往往是问反了,路没错,错的是指路人!

…………………………………………

故事完,下为广告:

|读友推荐|每天一位|只推荐不背书|:网名:Tina,地点:深圳,职业:珠宝定制工作室,联系方式:705759904


发布评论0条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最新收录more

关注排行榜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