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文章 >

一场闹剧

懂懂日记    发布时间:2017-04-03

儿子手术住院的那些日子,总感觉天塌下来了,看什么都是灰色的,心情很差,但是我是家里的顶梁柱,我要表现得很坚强,无所谓的感觉,要安慰父母,安慰媳妇……

医院,很难停车,只能停在医院后面的马路边。

被城管贴条了一次,我去城管大队去处理,让我交100元,顺便写个自愿接受罚款书,我表示很疑惑,我不是自愿的,为什么要写?

不行,必须写,就是这么个流程。

好在不扣分,无所谓了,写吧。

罚款有用吗?

没用,大家该停继续停,因为的确没处停,着急看病,谁有心思绕上几圈找车位?我以前没来过医院,理解不了这些人为什么要把车子停在马路两边,还为此很生气,你们咋能把车子停在这里呢?导致我们堵车了,真是一群不懂规矩的人,素质低下。

换位经历过,懂了,如今路过医院,有车辆出来,我都是先让一下。

又一天,城管又来贴条了,我看到他们了,恰好当天我开的皮卡,我把皮卡开上台阶了,放在了路灯中间,我没停在马路上,这不算违章吧?我还特意问了问那个看起来像领导的,我问,我这样停行不?

他说,行。

我上去给媳妇送饭。

前后半小时,等我下楼,发现贴上了,我火噌的就起来了,发现领导也不在了,只有两个干活的,正挨着拍照写罚单,我把他们俩喊过来:抓紧给我撕了。

一男一女,临时工的模样。

我哪条违章了?我停哪了?这是马路吗?

你觉得我无理取闹,去把你们领导叫来,我特意问过的,领导说可以,你们又给贴上了,另外你们给这些车贴条,你们不愧疚吗?你们以后不来住院吗?

男的在打电话,女的被我说得脸通红。

最终,把底单还给我了,全程那女孩一句话没说,等我准备开车走的时候,那男的小声嘟囔:下次别被我抓着……

也就看你年轻不懂事,另外我觉得打不过你,否则我肯定下去给你两巴掌,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回家的路上,我就觉得挺搞笑的,自己咋这么幼稚?当然与心情不好有关系,儿子刚做了手术。

第二天,我带着底单主动去接受罚款了,这次是真的自愿的,感觉自己做了错事,先去交了罚款,然后又去行政科室道歉了,小伙子与小姑娘不在,我给前台工作人员表达了我的歉意,希望他们能帮我传达,他们觉得无所谓的事,毕竟他们属于出气筒系列的,天天受气,早就麻木了。

我心想,境界真高,看来什么都需要训练,包括挨骂!

理性上,我是非常支持他们工作的,反而觉得老百姓误解了这个职业,城管权力不大,没有执法权,而且两头受气,上面有领导压着,下面有老百姓顶着。

晚上,楼下烧烤摊营业到凌晨,扰民了,打市长热线反映了问题,上面接着派任务给城管,让去管管,咋能在马路上营业呢?

城管来管,要收炉子,老板不从,就吵起来了,接着推搡起来,老板大喊一句:城管打人了。

N多人在录像,传到网上。

网友对城管一片骂声,却很少有人愿意深入思考一个问题,是谁派他们来的?

我们呀!

我们总觉得小商贩是弱势群体,是被压迫的,欺负他们就是欺负我们,其实你真想错了,小商贩比你收入高多了,另外你真的允许这些小商贩无缝不钻吗?把小区门口都给摆满?

商贩,城管,谁是弱势群体?

表面上,商贩是,实际上,城管是。

球友在这边开了一个体育用品店,刚挂上招牌,被城管找到了,嫌招牌太大,必须换掉,昨天在球馆,他问我,有没有熟悉的朋友,可以打个招呼?

我说,很简单,认罚就行了,罚款不能解决问题,就换掉。

找什么人?

山东人的思维就是如此,不管干什么,第一反应就是找关系,偶尔还有球友问我能不能处理违章?

我哪有这本事?

偶尔还有外地的朋友,问我认识不认识XX局的朋友?他想过来拓展市场,需要找关系,我谁都不认识,我在本地属于宅男,朋友很少,我也不喜欢张嘴求人,也不喜欢别人求我,我亲姐搞的园林找我推广,我都帮不上忙,我厚着脸皮问过领导一次,领导给的答复是需要统一竞标,这就是标准答案,我还能说啥?我说我有树苗,你们需要找我?

我自己的招牌也超标了,而且我把墙体也给涂了,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先弄起来再说,你们来开罚单我就交,你们让我整改我就改,你们说需要审批我就去跑手续,但是我就是不求你,你说不审批,那不行,为什么KTV可以,我不可以?而且我邻居店也是整体改色了,执法标准要统一,对不?

咱就当个傻子,不是挺好吗?人家一看咱是个草包,踢几脚,罚点钱,训斥几声,不就完事了吗?

别去逞能,两周前,来了个朋友,在银行工作的,妹妹还是姐姐,反正跟我年龄相仿,她过来买茶叶,闲聊起来,我问贷款是不是一定要找关系?她说,手续齐全是不需要找关系的,按照正常流程走就行了,贷款本身就是银行的主要业务,银行是欢迎你来贷款的,咋可能需要找关系呢?

她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领导有个朋友,要办理贷款,是第一次贷款,手续齐全,按照道理是可以快速审批的,但是这个朋友去找过领导,希望领导给照顾照顾,结果领导就真的给照顾了,原本一周可以出审批结果的,两周才出。

领导,真是高手!

最初,我提出定价机制时,团队里大部分人都投了同意票,只有一个投了反对票,她的意思是人是不愿意看到真相的,例如人们听说苹果手机的制造成本只有800元,第一反应就是苹果太黑心了,你卖1000元不行吗?即便是卖1000元你们还有200元的利润呢,为什么苹果手机不能卖1000元?

因为,看不见的成本更高!

虽然有反对声音,但是我还是会遵循我的原则去执行,透明价格,来的朋友,我就明确告诉你,我的茶叶有两大优势,第一、产地直供。第二、名师推荐。就是有专门的品茶人四处寻茶,再推荐给我,我不能说我的茶叶属于顶级产品,那是忽悠你,毕竟一斤才几百块钱,只能说是性价比相对比较高,可以这么理解,其口感相当于市场上其价格一倍的茶叶,你可以对比喝。

另外,我面向的群体是喝茶人,所以我不卖包装,我认为卖豪华包装的茶叶,那是忽悠人,卖概念,我的包装很简单,就是密封袋一装。

那我的售价与进价要差多少呢?

1倍左右。

例如150元/斤的茶叶,我要卖300元,即便如此,我也只有20%左右的毛利润,因为我要分装,分装前要筛一遍,茶叶在运输过程中本身就会产生一些碎末,这些都是损耗,还有就是物流成本、运营成本,还有就是赠送,你来买茶叶,我不能给你正好,而是要多给你一些,例如送上一小饼生普洱。

当时,团队里有不同的声音,就是你说的进价,你说的成本,别人会不会怀疑其真实性?毕竟很多人也喜欢拿进货单上的价格说事,例如卖衣服的,100元的衣服,拿出进货单给你看,90元进的。

我说,这个不用担心,你是不是说的真话,别人能感受到。

但是,我渐渐地体会到了那句话,人是不愿意看到真相的,我卖的就是简装茶,甚至没有包装,随便找个牛皮纸给你一包,有点类似过去药房抓药,而客户每当此时总是问一句:有没有礼品盒?我买上几个。

他自己看不下去了。

例如前些日子卖书,10册茅盾文学奖作品,若是做上盒子,的确很震撼,但是我不喜欢太豪华的盒子,我认为有买椟还珠的感觉,这盒子成本接近150元,我的意思是省掉这个成本,不就是降低了卖价吗?

十有八九会问:能不能卖套礼品盒给我?

要么,大家收到以后觉得包装太LOW,这么贵的书,咋没个象样的包装呢?而我的初衷是它有价值,何必在意包装呢?

我们一群人,忙了一周,卖了接近600套书,理论上卖了接近50万,会计仔细算了算,利润不到4万块钱,为什么身边人都觉得我们很暴利呢?因为我们一套书的成本是513元,卖价是780元,外人给我们算的利润是每套书有267元的利润,所以冷嘲热讽地感觉我们得了便宜又卖乖。

我们这里面有很多隐性成本,我们送了一本贾平凹老师签名的《秦腔》,这个成本是最高的,在150元/册左右,三年前我签来的成本就是110元,储存成本、资金成本,都是钱,另外我们发的顺丰,省内的便宜一些,20多块钱,省外从30元到100元不等。

发申通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会出现损件、丢件,哪怕是退件,一来一回,书就烂了,那仔细打包不行吗?与打包关系不大。

我们别的书都发申通与韵达,几乎每天都要处理擦屁股的事,每天都要补发,对于成本几十元的单本而言,补发就补发,无所谓,但是对于这么贵的书而言,补发铁定亏损。

对于消费者而言,大家觉得委屈,原来我花了780元买了一套513元的东西。因为这些书不是我仓库里的,是在别人仓库里的,我接盘过来的,我需要快速出掉,所以才采取了低价策略,要是按照我的耐心,我会先放上两三年,再拿出来,价格至少会到1500元/套。

你从我这里买了两斤茶叶,600块钱,我实际赚了你60块钱,但是你不这么想,你认为懂懂赚了你300元,这是你不能接受的,感觉我太黑,实际上呢?我算是有良心的,茶叶的利润普遍是几倍的。

消费者嘴上、心里,都能接受我的透明价格的观点,但是真的消费时,接受不了庞大的差额,就是售价与进价。

所以,中国税赋一直都遵循着那句话:取之无形,使民不怒。

你感觉你没缴税对吧?

其实,都是悄悄地收了。

使我想起了武志红的《巨婴国》,我们就是一群没长大的孩子,心智不成熟,不愿意接受真相,例如去国外超市看红酒,哪有什么豪华包装。

春节时,青岛一个姐姐送了我两瓶红酒,用皮箱装的,很豪华,应该也很贵,上面写着进口红酒,我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宁愿去买两瓶张裕,很多人不知道,张裕是世界级的红酒品牌,张裕比我们平时喝的杂牌子进口红酒强多了,我们喝的进口红酒,很多在国外只卖1~5欧而已。

姐送我的那两瓶红酒,我用微信扫了一下条码,一号店里有卖的,30元/瓶。

这些豪华包装哪来的?

商家配的。

写普洱专题时,我写过一个小子,他的普洱就是走量,一个饼子才卖10块钱,7饼为一提,一提才70块钱,一提已经很震撼了,你若是愿意多花100元可以给你配一个很豪华的箱子,送人很有面子……

买这个价位茶的人,多是送礼需求的,对茶叶质量无所谓,但是箱子一定要豪华,要给朋友一种这茶叶很贵很贵的感觉。

昨天,SUSU问我,你每天搞这些杂七杂八的事,会不会觉得烦?

我说,不烦,特别有意思,因为这是观察人性的窗口,倘若不做事,只是写文章,终究只是纸上谈兵,感触不深,反而很容易对别人的事指指点点,因为你是局外人,例如你今天推荐的那篇文章,关于人流的,你们几个在这里讨论得头头是道,你们几个流产过吗?若是没有亲身经历过,又没有生过娃,没有反过头来去看待这些问题,终究是局外人,局外人是不懂得局内人的痛的。

要想成为一个作家,你必须是实践者,而不是单纯的做梦者,例如李佩甫老师写的《生命册》,里面的主人公炒股,从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变成了股神,可以操纵股市并购……

不是说没有可能,而是我很容易跳戏,读着读着就觉得李老师对股票了解太少,甚至有些常识性的漏洞,例如《遥远的救世主》也写的一位股神,丁元英,但是几乎没有谈到具体的操作手法,这就是高手,我只写人性,不写道术。

腚疼找我,意思是咱没书卖了,要不要去签1000套茅盾文学奖的书?

他的意思是他去签。

若是自己拉着书去签,1套书签下来的成本应该在400元以内,包括隐性开支了,一年后卖1000元/套没问题,每套加上运营成本也就是500元,1000套可以产生50万的利润,也是不错的生意。

但是,我觉得他不擅长跟人打交道。

我说,不如让SUSU去做,因为她情商高,同时她需要做事,她现在每天是在读书,读书再多也没用,因为读书是跳不出自己的舒适区的,你接受不了你认为很奇葩的,例如你接受不了黄鳝。

你需要去认识这个世界。

同时,我建议她多去采访别人,特别是优秀的创业者,他们身上有活力,有生命绽放的感觉,不是说他们有钱之类的,而是你能感受到那种生命力,你有满满的收获感,但是也有个弊端,就是你做采访久了,可能有人能把你睡了,甚至不止一人,不是说你有没有定力的问题,也不需要发誓,这是必然的,这是高能量对低能量的碾压,是心理上无法抗拒的。

腚疼可以做SUSU的辅助者,例如帮着开车之类的。

这几天,SUSU在建议炮神做健身餐,炮神买了锅,买了油盐,开始做了,现在是三个人追SUSU的局面,而且是明争暗斗。

昨晚,我跟SUSU讲,你不应该怂恿炮神,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盲目地怂恿别人创业是错误的,你的出发点是对的,这么年轻,生命应该有所绽放,但是你内心是明白的,他未必对烹饪感兴趣,既然知道结果,为什么还去怂恿呢?

例如,腚疼对着你发誓,喜欢你,要娶你,愿意为你做牛做马,但是他是你想要的吗?我跟腚疼也讲过,真心喜欢一个女孩子,不需要说什么,只需要做什么,你就明确地告诫自己:因为爱你,我越来越卓越。

你不喜欢我抽烟,我立刻不抽了。

你不喜欢我喝酒,我再也不喝了。

你不喜欢我有肚,我立刻去健身。

你说我不学无术,我开始读书思考。

你说我赚不来钱,我要让你刮目相看,谁有钱,我拜谁为师,我有着满满的动力,因为我爱上了一个优秀的女人,我要娶到她,我要让她感受到我的内在潜力与变化,要让她感受到我满满的战斗力,我是一个有激情的男人,你喜欢谁,我就把谁超越!

若是不愿意去改变。

只能说明,不够爱。

为什么SUSU怀疑你的爱就跟炮神养狗一样,养了三天全卖了,是你觉得你爱SUSU,其实你是爱了SUSU的学识、修养与家庭背景,是你在想,我要是不用努力,找个这样的媳妇就行了。

腚疼接受不了,也理解不了。

我跟他说,春节你是不是差点结婚了?是不是在农村人家给你介绍了个媳妇?订婚戒指都买了?因为礼金的问题闹掰了?你有没有对比过那个女孩与SUSU。

腚疼说,对比过,不是一个量级的。

我说,那个就是当下与你最匹配的。

他啊的一声,表示很怀疑,咋可能呢?

人是不愿意接受真相的,也不愿意去追寻,试图靠别人去推着往前走一步,这个是不现实的,不是说这样的心态不对,不存在对与不对,对于95%的人而言,都是这个状态,创业者是极少数的,他们属于生命奔放型的,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每个创业者都有赚钱以外的特长或兴趣,就是说他们活得很有意思……

女孩子要的不是牛,也不是马,也不是你的爱。

你是盲目信了SUSU的那句话:若是真的爱他,我不在意他有没有房,有没有车,有没有钱。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能被她爱的男人,能没有这些吗?

SUSU现在提出一个要求,在省会城市有套房,两口子一人一辆车,这个不过分吧?只是生活标配而已,但是你觉得她在刁难你,多亏你不会写歌,否则会把她写成拜金女。

金钱与爱情无关?

那都是骗你的,咋可能无关?

你见过才华横溢而穷困潦倒的人吗?

这边酒吧有个胖子,唱歌特别好听,喜欢唱黑豹乐队的歌,每次都是HIGH翻全场,主持人总是调侃他,说接到了《中国好声音》的邀请,不屑去。

本地论坛上也有这个讨论,就是问胖子为什么不去参加《中国好声音》。

我在想,参加讨论的人都不愿意细想,你知道在本县高考考第一有多难吗?唱歌唱第一也这么难,全市呢?全省呢?

你真以为那些被淘汰的是草包?

第一届的:倪雅丰、魏语诺、丁丁都是山东的,很快都被淘汰了,这三个人在省内都属于顶级高手,数一数二的。

能登上《中国好声音》舞台的,那还真不是万里挑一,而是百万挑一。

我们以为我们很努力,很有才华,其实我们的才华不值一提,我们既想创业,又想舒服,咋可能呢?

轻松赚钱,背后都有看不见的代价。

那年,我老家修高速公路,刘哥找我弄广告牌,他想在我们这边放几个高炮,这还用租吗?我家就有,我家的位置不好无所谓,我姥姥家有,或者这么说吧,你看中了哪块地,我去给换过来就是了。

他选好位置,做好高炮,一晚上就竖起来了。

突然多出这么一个广告牌,倘若不仔细看,也没人知道,过了没多久,就有人找到了刘哥,上面不是留着电话嘛。

后来,据说摆平了,花了点钱,具体我也没多问,地是我爹帮着找的,每年给800元的租金,我爹给人家300元/年,毕竟只是占个地头而已,不影响耕种,这两年我们那边没种地的了,村民之间承包土地也就是100~200元/亩,承包给外人是700~800元/亩。

闲置了差不多半年,刘哥把广告卖给了一个轮胎企业,说是卖了3万元/年。

这个生意好呀?

刘哥怂恿我,意思是你家有地,为什么不弄上几个高炮呢?现在是违法的不要紧,慢慢就搞成合法的了,再慢慢地就卖掉了,有上市公司专门收这些。

我胆小,怕查。

他的意思是我自己出钱,自己弄上,他帮我搞关系,帮我摆平。

陆陆续续来我们村包地的多了,多是计划弄高炮的,我跟我爹一商量,不如咱自己做上两个,反正咱自己的地,又不用花钱。

也是晚上施工的。

上面,我挂的刘哥的电话,刘哥本身就是做户外广告业务的。

没过10天,刘哥给我打电话,说城管找他了,意思是这两个广告牌需要拆除,要么自己拆,要么他们拆,他们拆了可是要罚款的。

我说,这样,你帮我解决,花多少钱,你告诉我,说个数。

他说,上次我给了3万。

我说,我给你拿5万块钱,你帮我搞定,我要合法手续。

他满口答应。

其实,我给他钱以后,我特意咨询了一下相关人士,批合法手续是非常难的,这就是野高炮,是不可能合法的,只能说是暂时不给你拆了,至于未来会不会给你拆,是另一说。

刘哥忽悠我?

我问了一下我一个远房姐夫,他在邻市当城管,我问他给5万元能办了不?他说这个事,要是我,我不敢,这可是违法的,查到不得了,你也不能做,这不是小事,5万元都够抓你了。

那我就需要变通一下,就是我自己不出钱,我需要找别人给我出这5万元。

我找到了蝉禅,这样吧,我有两个大炮,你不是要做微商吗?微商不是做的很不错吗?我给你在大炮上做上你的广告:蝉禅,微商大佬,收徒弟,微信:13618。

我觉得广告越奇葩越有效果。

蝉禅觉得这么做太嚣张,不如给智旅会做个广告,很多朋友都反馈在高速上看到智旅会的广告,就是这么来的,我们这边高速的是我给做的,京沪高速上的那个牌子是涛哥给做的。(智旅会是蝉禅的一个旅游品牌。)

我不能白给做呀,这样吧,你给我5万元的广告费,不贵吧?

别给我,你给刘哥,因为我的大炮挂在了他的公司名下,这5万元就让刘哥拿去当公关费。

我什么事都不知道……

一切,风平浪静,手续没批下来,也果然没被拆。

邻村陆续有被拆的,但是多是临时搞起的,例如今天刚竖起来,明天就被拆了,甚至有了巡逻车来回巡逻,我们这属于比较老的,自然就属于放过一马的。

中途,我又换过一次广告,给本地一个小旅游景点做过,收了2万元的广告费,这个是我放自己口袋里了。

好景不长,后来搞了一场大清除,我们这些都属于违章的,全被拆了,据说是因为有领导路过觉得这些高炮太过分了,几乎到了密密麻麻的地步,我心想,这还密啊?你去合肥绕城高速看看?广告挨着广告!

没拆以前,我就预感要出事,那段时间眼皮总是跳,另外也反思了这次投资,完全是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瞎跟风,广告牌制作花了13万,拆了以后卖了二手,6万块钱,现在回头想想,完全就是一场闹剧。

没多久全国开始了反腐行动,当时刘哥说认识的那个哥们被抓了,那小子是分管我们这片的,有编制的,很年轻,跟我一般大,说是涉案20多万,那些日子我越想越害怕。

实际上?

刘哥只给了对方2万5千元,第一次给了5000元,是为他自己的广告牌,第二次给了2万元,是为我的广告牌,黑了我3万。

是那小子出事后,刘哥也害怕了,跟我说了实情,他的意思是想推卸责任,意思是纪委问话时,让我承认那2万元是我送的,他只是中间人而已,我心想,你TMD的太不是玩意了,关键时刻把我往火坑里推,何况咱俩还有亲戚……

刘哥退给了我3万元,意思是想撇清关系,其实呢,我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那小子压根没记起过这笔款项,也没人来问过话。

今早,无意看到一篇本地新闻,三年前的,写城管受贿的:因为怕出事,只收熟人送来的贿金,且贿金多为购物卡。这是XXX等3人受贿的共同特点。办案检察官介绍,无论是XXX、XXX还是XX,对于陌生人送来的现金,他们都不敢收,受贿行为均在熟人间进行,至少要有个“中间人”。“我一般只会收购物卡,购物卡面值再低也收。”XX交代,经常收些购物卡,最低的一次受贿是行贿人给了一张500元的购物卡。因收的购物卡较多花不了,一般都按9.3折转卖。经查,XXX于2006年至2012年,在查处违法建设过程中,先后受贿73次,其中收受各类购物卡46张,共计29万元。

特别声明,特别声明,特别声明,重要的事说三遍:以上,纯属虚构,切莫对号入座!

故事还有后续,明天见!


发布评论0条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最新收录more

关注排行榜more